susan

凡事先讨好自己 ,至于别人 ,分交情 ,看心情! ​​​

存档灵魂:

你将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经受伤,也曾经痊愈。“在黑暗中就有光线光辉,而黑暗无法胜于光线。”


【印度】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当你为错过太阳而哭泣的时候,
你也要再错过群星了。

我们把世界看错,
反说它欺骗了我们。

纵然伤心,也不要愁眉不展,
因为你不知是谁会爱上你的笑容。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
这就是爱情。

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
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将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经受伤,也曾经痊愈。

【 爱 是 种 理 性 】

有理性者不能只满足于动物性的自己的欲望而生存,否则所有的人生之道都会被阻挡不通。人的动物性个体所向往的目标——这些目标都不能达到。理性意识总会找寻另一目标,而这些目标是可达到的,且能满足人的理性意识,可是,受到现代的错误教导所影响的人在一开始时,却认为这些目标是与动物性的自我相反的。

在现代社会中成长者总是心怀很多动物性的欲望,这种人纵使会考虑着理性的自我才是原本的自我状态,可是,理性的自我之中,并不会感觉想要生存的欲求,而这种人会感觉想要生存的欲求的情况在动物性的自我本身中才能感觉到。这种人的“理性的自我”本身并没活着,也不想活着,仅对人生旁观而已。如此,这种人的“理性的自我”毫无感觉想要生存的欲求,另一方面,“动物性的自我”就朝向无法到达的目标而尝尽了痛苦,因此,对于这种痛苦的情况,必须尽快脱离才是。

现代的一些哲学家们就把问题作了不诚实的解决,这些人一方面否定人生,另一方面却又不想立即把握机会脱离这种人生而仍继续活下去。然而自杀者们很诚实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自己动手结束自己的生命,由于他们认为在人生中充满着恶的关系。对他们而言,自杀就是为了脱离现代人的生活不合理时的惟一方法。

厌世主义哲学和最普遍的自杀者们会作如下的考察,“动物性的自我本身是会存在的,而且具有想生存的欲求,而具有这种欲求的动物性自我绝不会感觉满足。另一方面,另一个自我也存在着,这个自我就是理性的自我。理性的自我并无想要生存的欲求,是带着表面上的生存的喜悦而来旁观着动物性自我热求以及否认生命。”

如果我们服从于动物性的自我,那我们就无意义活下去,仅对着不幸前进,结果,遭受更多的不幸。倘若我们能服从于理性的自我,那想要生存的欲求就会自然消除。此时,我们就可了解——将追求个人幸福当作生存的惟一目的之生活是无意义的,也是不可能的,而将生存的目的置于理性意识中却也是无意义的,相信并没有人喜欢这么做。我诞生的根源——也可说是神,我应该服从于神吗?我为什么要服从?虽然神也许存在,可是,我若没有出现,神必定也会找另一个人来做事吧!

那么,我又有何用处呢?人生就似乎一出戏,你一直欣赏着而至深觉倦怠之时即可,倘若有了倦怠感,你就可告辞离去。

这既是人类在婆罗门或佛陀之前所具有充满矛盾的人生观,而现代的虚伪指导者就想把人类回复至虚伪的人生观。

人类的动物性欲望已经到达不合理的极限,而当头脑清晰时,理性就会否定一切的动物性欲望。可是,往往动物性的欲望已经扩张得很大,几乎蒙蔽了人的意识,所以,人才会感觉似乎理性否定着天生的一切,就似乎感觉倘若理性所否定的东西能从自己的生命意识中消除,那就不会留下任何东西。此时,人类却不会去注视所留下的东西,以为任何留下来的东西毫无用处,可是,其实在留下来的东西中才有真正的生命。

然而,“在黑暗中就有光线光辉,而黑暗无法胜于光线。”

是否继续着目前毫无意识的生存?或者自己了断生命?对于这种矛盾,真理会给予教导且解决这个问题。

“有关幸福的教导”也可以说真理的教导自古一直告诉人们一一为了动物性的自我本身而人们往往找寻着那些毫无意义的幸福,这种幸福并非偶然地就可获得的幸福,可是,这种幸福仍是无益的,应该追求经常可获取的且绝对不会被夺取的幸福才好。这种真正的幸福并非从舆论就可引导出来的,也并非至某一地寻找才找得到的,更不是运气佳才可获取的幸福。这种幸福也是人类最了解的幸福,且堕落者直接以这种幸福为目标而努力。

无论任何人都是从稍懂事的少年时代就了解,除了动物性的个人幸福之外,还有另一个更高度的人生幸福的存在。这种高度的人生幸福并非满足了动物性的自我的欲望就可获得的,反之,越放弃动物性的个人幸福,才会越增加幸福。

每一个人都了解能解决人生的各种问题且能带给人类最大幸福的那些情感,换句话说,也就是“爱心”的情感。

生命就是服从理性法则的动物性个体的活动。人的动物性个体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必须服从的法则就是理性。而“爱心”是人类惟一的理性活动。

动物性的个体会追求个人的幸福。理性会提醒人类,个人的幸福是无益的,同时,也会告诉人类真正的生命的惟一道路。而这一条道路中的活动就是“爱”。

人类的动物性个体总是寻找着幸福,而理性意识会找寻彼此竞争的一切生物的凄惨状态来提醒人类。理性的意识也会告诉人类,人类所能获取的惟一幸福就是如下的状况,这种幸福并非与他人竞争才可获得的幸福,而且这种幸福也不会中断,又不致使人于中途深感厌恶。在这种幸福中,人对于死亡就不会产生恐怖感。

人类在自己的灵魂中可看得到理性所告诉人类的幸福——也是人类能够获得的惟一幸福——能够给予他人具有爱心的感情。这种状况就正如要寻找一把钥匙来配合个锁。这种爱的感情不但可解决过去的人生矛盾,而且由于有这种矛盾,爱心才能显露出来。

一个人的周围有着许多人,而这许多人都是为了自己着想却要来利用这一个人,可是,爱的感情能使这一个人为了大家来服务。

动物性的个体会痛苦。爱的活动的主要目的就是缓和这种痛苦。动物性的个体一方面追求着动物性的个人幸福,而另一方面每增加一次呼吸都会更接近最大的不幸与死亡。如此,逐渐压迫而来的死亡的影子,迟早就会毁灭一切的动物性的个人幸福的美梦。爱,这种感情不但会消除死亡的恐惧,且会使一个人为了他人的幸福而努力。


评论

热度(11)

  1.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2.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江叁无限微里 转载了此音乐
  4. 微里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超愛!最近消極的狀態,還是去聽一些節奏的音樂⋯不間斷,繼續,前進。
  5. 吉祥广云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