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

凡事先讨好自己 ,至于别人 ,分交情 ,看心情! ​​​

存档灵魂:

我 接 受

 

【俄】勃洛克


啊,春天没有尽头也没有边疆!
无边无际的还有理想!
生活,我认出了你!我接受你!
欢迎――我用盾牌的叮铛!

接受你,我的失败,
我向你问好,失败!
在哭哭涕涕受魔法蛊惑的领域里,
在笑的秘密中――耻辱不复存在!

我接受失眠的长夜里我内心的争论,
我接受黑呼呼的窗幔后每一个清晨,
好让春天抚慰我发炎的双眼
撼动我、令我心旌摇动!

我接受空旷荒凉的山岗
我接受地上所有城池中的水井!
我接受太阳下每一片明亮的空间
也接受我奴隶般苦役所带来的疲倦……

让我到门口把你迎接,——
何惧狂暴的风儿如群蛇翻卷,
在我抿紧而又冰凉的唇上
上帝的名字令人难以猜详……

在仇人相见之前,
我决不先行抛掉手中的盾箭。
也请你永远不要袒露双肩,
但有迷人的理想在我们头顶闪耀……

我左瞧右瞧把我的仇恨测量,
我对你又恨又爱:
什么死亡,什么痛苦,这些我统统知道
无论如何我对你完全接受!


1907.10.24.


存档灵魂:

无 题 —— 我 最 后 的 一 线 光 明 —— 那 是 我 的 爱 。我 的 手 在 颤 抖 , 我 要 结 束 战 斗 , 手 在 发 软 …… 我 这 就 打 开 !


【俄】吉皮乌斯


你像是湿润的风拍打着窗棂,
你像黑色的风,在唱:"我是你的人!"
我是你往昔的友人,是古老的混沌,
是 你 唯 一 的 朋 友 , 开 门 、 开 门 !

我手把着窗板却不敢打开,
手把窗板的我在恐惧中发抖。
我呵护、怜惜、守护着它
我 最 后 的 一 线 光 明 —— 那 是 我 的 爱 。

没有眼睛的混沌在把我召唤并嘲笑:
出来吧,快挣脱,你会在锁链中死掉!
你那么孤独,你知道幸福何在,
幸 福 就 是 自 由 , 就 是 非 爱 。

我开始祈祷我冷静下来,
我开始撰写祷辞,给爱……
我的手在颤抖,我要结束战斗,
手 在 发 软 …… 我 这 就 打 开 !

1907.


存档灵魂:

刀 刃

 

【俄】茨维塔耶娃


在我俩之间躺着一把双面刃。
誓言将在我们的思想里生存……
但是热情的姐妹们在这里!
但是兄弟般的激情在这里!

是如此一个混合物
风中的大草原,和嘴唇吹拂
中的深渊……剑,拯救我们
远离我俩不朽的灵魂!

剑,摧折我们又刺透我们,
剑,处死我们,但是懂得,
有如此般真理的极至
存在,如此一片屋顶的边缘……

双面刃在播种不和?
它也将人们聚拢!在海岬开凿一个洞,
将我们聚拢,恐惧中的守护者。
伤口插入伤口,软骨刺入软骨!

(听!如果一颗星,在陨落……
不是为了一个,从船上坠入大海
的孩子的许愿……这里是海岛,
为每一个和每份爱情的海岛……)

一把双面刃,倾入
蓝色,将变成红……我们揿按
双面刃插入自身,
最好是躺下!

这将是个兄弟般的伤口!
以此方式,在群星下,没有任何
罪恶……仿佛我俩是
两兄弟,为一把剑所焊接在一起!


存档灵魂:

我 接 受 你, 孤 苦 伶 仃


【俄】列·阿龙宗


“如同可怜的小丑展示
   自己不幸的生理缺陷,
   我述说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玛·茨维塔耶娃

我接受你,孤苦伶仃,
就像接受离别,关系破裂,欺侮,
如同德·卡斯特罗的畸形人肩负重物
走在高高的峰顶——这是命运。

我接受你仿佛准备从聚会离去,
道路铺展成十字,
那里只有失落或是苦恼,
有世界上最高的教堂台阶。

在那里有世界上最高尚的灵魂
损耗着自己,如同享用贡品,
与永远的贫民
接受着自己仅可糊口的食粮。

诗人的风衣——与粗布衣衫类似,
哦,诗歌,哦,我的类似物,
为了钟爱的不朽的世界
把不爱献给自己,
多么珍贵,像峰顶与教堂台阶,
如同那损失,与之斗争,
我背叛自己,像对待诅咒,
向着不知所措的孤寂。


1960.


存档灵魂:

无 题


【俄】巴尔蒙特


在我的灵魂里,春天发出自然的喧闹,
听起来却不像是一种号召。

在一切生物中,只有人不是畸型儿,
只有人是美丽的,哪怕美丽的只是部分。

人,他可以对我说生动的话语,
人,他和我一样,心中装满无边的苦难。
只有人才会觉得尘世间的生活
每分每妙都是那么新鲜。


试想一下我们是多么幸福,
到处都是高山巨川、海洋和森林,
世界在向无限邈远的地方飞行,
而统治这一切的是战无不胜的人。


啊,我相信!到处都投下网罟,
它覆盖了这颗星球上取之不尽的所有水系。

此刻,在未来面前我们都只不过是些孩子。
而蔚蓝色的天空呵,它是我们的!


存档灵魂:

四周寒冷而又清澈。在肮脏,昏暗的街道上方,在一个个黑色屋顶的上方,是幽暗的星空......时间就像西伯利亚的春天,美丽却短暂。凡你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


【俄】列夫·托尔斯泰


001、
了解一切,就会原谅一切。

002、
一个人就像一个分数,他的实际才能是分子,他的自我评价是分母──分母越大,分数的价值就越小。

003、
没人对你说“不”的时候,你是长不大的。

004、
我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别的人来拯救我们自己。

005、
每个人都想要改变世界,却没人想过要改变自己。

006、
聪明人的特点有三:一是劝别人做的事自己去做;二是决不去做违背自然界的事;三是容忍周围人们的弱点。

007、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就会纯净得不能再纯净了。

008、
历史事件的原因是一切原因的总和,这是唯一的原因。只有在我们完全放弃了在个人意志中探求原因的时候,才可以发现这些我们不知道的规律,正如同只有在人们放弃了地球不动的概念的时候,才可以发现行星运动的规律。

009、
如果有人问我,有什么最重要的和最有用的忠告可以给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我只会说,“以上帝的名义,暂停片刻,放下手中的工作,看看周围的世界。”

010、
生命、生活,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被人感觉出它的美好的,在平时往往被人忽略的内涵。其实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能够自由地享受阳光,森林,山峦,草地,河流,在于平平常常的满足。其它则是无关紧要的。

011、
只有肚子饿的时候,吃东西才有益无害,同样,只有当你有爱心的时候,去同人打交道才会有益无害。

012、
人弄坏了自己的胃,总是抱怨伙食。那对生活不满的人也是如此。

013、
我们最容易犯的过错,就是轻率断定别人为好人还是坏人、愚者还是贤者。人好比河流,所有河里的水都一样,到处的水都一样,可是每一条河里的水都是有的地方狭窄,有的地方宽阔;有的地方湍急,有的地方平坦。每个人都具有各种各样的本性的胚芽,有的时候表现出这样一种本性,有的时候表现出那样一种本性,有时变得面目全非,其实还是原来那个人。

014、
没有钱是悲哀的事,但是金钱过剩则更加悲哀。

015、
一个人给予别人的东西越少,而自己要求的越多,它就越坏。

016、
我说过应该宽恕堕落的女人,但我没说过我能宽恕。

017、
她只想证明自己,却伤害了所有人。

018、
女人——这是男人事业上的绊脚石。爱上一个女人,又要做一番事业,这很难,既要避免阻碍又要随心所欲地爱一个女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结婚。……这好比背上有包袱,却要腾出手来工作,惟一办法就是把包袱绑在背上,这就是结了婚。我结了婚,有了这样的机会。我的双手一下子腾出来了。但要是不结婚而背着这样的包袱,你的一双手都腾不出来了,你就什么事也干不了。

019、
人身上的野兽般的兽性是可憎的,然而它以赤裸裸的面目出现的时候,你就会从你的精神生活的高处看清它,藐视它,于是不论你上了它的钩还是顶住了它,结果你还是跟原来一样。不过临到这种兽性蒙着一层虚假的美丽和诗意的外表出现,要求你崇拜它的时候,你对这种兽性就会敬若神明,分不清好坏,完全上了它的圈套。这才可怕。

020、
文明的建立的不是机器而是思想。

021、
脱离劳动就是犯罪。

022、
真正的精神病患,无疑的只认为别人都有精神错乱的征兆,但却不承认自己的精神错乱。

023、
政府需要残忍的人,就好像自然界需要狼一样。

024、
谁都不满足自己的财产,谁都满足自己的聪明。

025、
上帝要那些人灭亡,必先使他们发狂。

026、
人的肉体力不从心,精神却无限自由。

027、
我们喜欢别人不仅仅是因为别人对我们好,更是因为我们对他们好。

028、
与他人共同生活,不要忘了你在独处时所悟出的道理。而在你独处时,要仔细思索你在与他人交往中所得出的道理。

029、
有趣的人各有各的有趣,无趣的人大都相同。

030、
艺术是生活的镜子。艺术是感情的传递。没有科学和艺术,就没有人和人的生活。

031、
生命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罪恶,这一点毋庸置疑。

032、
人生并非游戏,因此,我们并没有权利只凭自己的意愿放弃它。

033、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畏惧生命,却又迫切地想逃离它,与此同时,对它还抱有某种希望。

034、
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量去衡量的。

035、
理想有胜于现实的地方,现实也有胜于理想的地方,唯有把两只融为一体才能获得完美的幸福。

036、
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

037、
勇气是智慧和一定程度教养的必然结果。

038、
正确的道路是这样:吸取你的前辈所做的一切,然后再往前走。

039、
天才是指异乎寻常的忍耐者而言。

040、
人生不是一种享东,而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

041、
要有生活目标,一辈子的目标,一段时期的目标,一个阶段的目标,一年的目标,一个月的目标,一个星期的目标,一天的目标,一个小时的目标,一分钟的目标。

042、
对了,这个人就是她。现在他已经清楚地看出来那使得每一张脸跟另一张脸截然不同的、独一无二的、不能重复的脸。尽管她的脸容不自然地苍白而且丰满,可是那特点,那可爱的和与众不同的特点,仍旧表现在她的脸上,她的嘴唇上,她的略微斜睨的眼睛里,尤其是表现在她那天真而含笑的目光里,不但她脸上而且她的周身都流露出来的依顺的神情里。

043、
生命中有了细小的变化,才算是真正地活着。

044、
打胜仗不需要冲锋和猛攻,而需要耐心和时间。时间和耐心是两位伟大的战士。

045、
危险并不在于假想的革命的祸害,而在于妨碍进步的墨守成规。

046、
要记住!情况越严重,越困难,就越需要坚定,积极,果敢,而消极无为就越有害。

047、
四周寒冷而又清澈。在肮脏,昏暗的街道上方,在一个个黑色屋顶的上方,是幽暗的星空。

048、
记住吧:只有一个时间是重要的,那就是现在!它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是我们有所作为的时间。

049、
时间就像西伯利亚的春天,美丽却短暂。


【人 类 摆 脱 困 境  四 种  方 式 


或无知,或享乐,或毁掉,或苟延残喘,人类就用这四种方法来摆脱生命束缚。

由于在知识中找不到解释,我开始在生活中探索,寄希望于我身边的人群。我开始观察像我这样的人,琢磨他们在我身边如何生活,如何处理这个把我带入万劫不复的问题。

这就是在和我有着相同教育背景以及生活方式的人身上找到的解释。我发现,要想摆脱我们目前所处的可怕困境,有四种方法适用于我们这一类人。

第一种解决方法就是无知。这种无知表现在对于生命中的荒谬和罪恶一无所知。这类人大部分是妇女,或者非常年轻的人,或者非常愚蠢的人,他们还不理解叔本华、所罗门、佛所遇到的那类有关生命的问题。他们既看不到垂涎自己很久的巨龙,也看不到啃食他们赖以生存的树枝的老鼠,只是自顾自地吮吸那点蜂蜜。当然这样的享受只是一时的,一旦他们发现了巨龙和老鼠,这些甜蜜也就不复存在了。我从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好学的,那些东西既然已经知道了,就装不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第二种解决方法就是享乐。这种享乐也就是,已经了解生命的绝望和困境之后,毅然决然地享受现在的幸福,既不理会前方的巨龙,也不看身边的老鼠,心安理得地用最舒服的方式舔食蜂蜜。树枝上蜂蜜越多,他越是吃得忘乎所以。所罗门这样描述这种方法:

“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常享受其所得。”“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同你所爱的妻快乐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份。凡你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

我们这类人中绝大部分采纳了第二种方法。他们所处的条件使他们的利益多于困苦,而道德上的麻木使他们有可能忘记他们的有利地位是偶然的。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所罗门一样有一千个妻子和一座宫殿。一个人有一千个妻子,就会有一千个人没有妻子;一个人有一座宫殿,就会有一千个汗流浃背建造它的人。今天我偶然地成为所罗门,明天也能偶然地成为所罗门的奴隶。这些人想象力愚钝,他们可能会忘记是什么原因让佛不得安生——是不可避免的疾病、衰老、死亡,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将这些欢乐毁为灰烬。

我们这一代人,或是和我们生活方式相同的人中,大部分人都这样想。这些人中的部分人断言,他们思维和想象力的愚钝是一种哲学,并自称为积极哲学。但在我看来,即便这样,也不能把他们从看不到问题、只舔食蜂蜜的那类人中分离出来。并且我也不能去模仿这些人,因为我没有他们那样愚钝的想象力,也不能人为地在自己身上生出这种愚钝来。当我看到巨龙和老鼠时,就像任何一个活人一样,我不能把目光从它们身上移开。

第三种方法就是借助力量和能量。这种方法就是明白了生命的罪恶和荒谬之后,毁掉生命。少数意志坚定的人是这样做的。当他们清楚地意识到生命是拿他们开的一个愚蠢的玩笑时,明白死者比生者更幸福时,领悟到最好一切都不存在时,他们就会立刻结束这个愚蠢的玩笑。结束的方法很多:上吊、投河、用刀刺进心脏、卧轨。现在我们这类人中采用这些手段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大部分处在精力最为充沛的青壮年,还没有养成那些摧毁理智的坏习惯。我觉得这是最值得采用的方法,我也希望这样做。

第四种方法就是懦弱。这种懦弱在于,即便意识到生的罪恶和荒谬,知道未来什么也不会得到,仍然继续苟活。这类人知道死比生好,但却没有能力尽快去结束这场欺骗,结束自己的残生,而且似乎还在期待些什么。这是一种懦弱的方法,因为我既然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并且这种方法又触手可及,为什么不付诸行动呢?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这类人就是用这四种方法来摆脱可怕的矛盾。无论我怎样想,绞尽脑汁,除了这四种方法,其他的方法还没有发现。一种方法是:没有意识到生命的毫无意义、空洞和罪恶,没有意识到死了更好。我不能不了解这一点,既然让我知道了,那我就不能对其视而不见了。第二种方法:按照现有状况去过活,不去考虑未来,但是我做不到。当我知道衰老、死亡、痛苦后,就像释迦牟尼一样不能去狩猎了。我的想象力非常丰富。除此之外,我不再对短暂的偶然性感到高兴,即便是这些偶然能够给我带来瞬间的满足。第三种方法:知道生命的罪恶和荒谬之后,停止生活并自杀。我明白这些,但是到底我还没有自杀。第四种方法:像所罗门和叔本华一样生活。即便是知道生命就是拿我开的一个愚蠢的玩笑,却依然活着,像往常一样洗脸漱口、穿衣吃饭、侃侃而谈,甚至还写作出书。这些令我感到厌恶和痛苦,但是我依然处于这种状态。

如今我看来,如果我没有自杀成功,究其原因,就是我隐约意识到了自己思想的错误。我的思路和那些引导我们承认生命是荒谬的智者思路,在我看来无论多么令人信服和不容置疑,对于我论断的出发点的准确性来说,我对其还是有一种模糊的质疑。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我的理智认为生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没有什么比理智更高(没有,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有),那么对我来说理智就是生命的创造者。如果没有理智,对于我来说就没有生命。理智本身就是生命的创造者,它又怎么去否定生命呢?或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生命,也就没有我的理智,最后理智成了生命的产物。生命就是全部,理智是生命的结果,可是这种理智正在否定生命本身。我觉得这里隐藏着一些问题。

我对自己说:生命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罪恶,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我曾经活过,并且现在还活着,整个人类过去和现在依旧生活着,为什么会这样?当人类可以不用存在的时候,为什么人类还活着?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和叔本华一样聪明,参透了生命就是毫无意义和罪恶?

关于生命是虚空的学说并不复杂,很早以前就被一些最平凡的人提出来了,而这类人过去有,现在仍然有,难道他们活着就从来没有想过去怀疑生命的合理性吗?圣人的智慧肯定了我的知识,这些知识给我展示了世界上的一切——有机的和无机的,所有这些都被巧妙安排了,只有我的处境非常可笑。这些傻瓜——一大部分平凡人,对世界上有关有机物和无机物的构成一无所知,可是他们生活着,而且觉得,他们的生活安排得非常合理。

此时我的脑海里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会不会有些东西我还是不懂呢?无知就是这样表现的。无知者总是发表这样的言论。当他们不了解某一领域时,他就会说他不了解的那些是荒谬的。而实际情况是这样,整个人类过去存在,现在也存在,仿佛是了解自己生命意义的,因为如果不了解生命的意义,人类就不能够生存。而我要说,整个这种生命都是毫无意义的,我没法活了。

“任何人都不会妨碍我和叔本华一起来否定生命,但自杀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你不喜欢生命,那就自杀咯!你活着,却又不知道生命的真谛,那就结束生命吧,别虚度光阴,又一边絮叨着你自己参悟不透生命。当你有一群良伴,他们所有人都知足,并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唯你感到无聊甚至是厌恶时,那么请你离开!”

那么事实上我们这种既坚信必须自杀又下不了决心的人,究竟算是什么人?难道不是极其懦弱、始乱终弃的人吗?直白地说,我们就是一群蠢货,还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

无论我们的智慧是怎样地无懈可击,都不能给予我们生命的意义。整个人类,成千上万的人仍在忙于生计,却不曾怀疑过生命的意义。

实际上,早在很久以前,从有我所知的生命之时起,人们就生活着,并且了解生命空虚的论断,这些论断在我面前展示了生命毫无意义的一面,但是人们仍旧活着,并且赋予了生活某种意义。

从人们开始某种生活时起,他们已经知道了生活的这种意义,他们这样生活,并且把这种活法传给了我。我身上和我周围的一切,不论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都是他们的知识成果。那些我用来讨论和谴责生活的思想武器都不是我制造的,而是他们制造的。多亏他们,我才得以出生、受教育、长大。他们挖出了铁矿,教会人们伐木,驯服牛、马,教会人们播种以及如何群居,制定了生活的秩序。他们教会我思考和交流,而我就是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他们养育我、培养我、教导我,我用他们的思维和语言来思考问题。最后我向他们证明,他们毫无意义。“这里有些不对劲儿。”我对自己说,“我好像哪里错了。”但是究竟错在哪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音乐随身听:

【俄语民谣】Одинокая бродит гармонь  -  Dima Bilan

俄罗斯新晋歌手Dima Bilan翻唱经典苏联歌曲《孤独的手风琴》。富有辨识度的嗓音,晶莹透明的旋律,营造出一种夜深空旷的气氛,传递着一丝稍带忧郁又含甜蜜的感情。

《孤独的手风琴》用和声小调构成,深沉含蓄,美丽伤感,具有典型的俄罗斯音调。1946年初,诗人伊萨柯夫斯基把他的诗歌《孤独的手风琴》发表在《十月》杂志上,第二年,作曲家莫克罗乌索夫看到了这首诗,并谱了曲。

歌中唱道:

“黎明来临前大地入梦乡,

没有声响也没有灯光,

唯有从街上还可以听到 

孤独的手风琴来回游荡。

琴声飘忽向郊外的麦田,

一忽儿又回到大门旁边,

仿佛整夜它把谁在寻找,

但它始终也没能找见。


深夜凉风从田野上吹过,

苹果花儿也纷纷飘落,

讲出来吧,你找寻的是谁?

年轻的手风琴手,你快说。

也许心上人就在你近旁

但她不知道你在找谁

为何整夜你孤独地徘徊

扰得姑娘们不能安睡?”

存档灵魂:

无 题


【俄】库兹明


我的洞穴就是那间明亮的正房,
家养的鸟儿——鹤和鹳——就是我的思想;
我的歌儿是欢乐的神祗颂;
而爱情就是我的信仰。

来吧,你们,欢乐者,害羞者,
还有你们――得到和失去婚戒的人们,
让我把你们的包袱――高兴也罢悲伤也罢,
像挂衣服一样挂上墙钉。

幸福时哭,而对苦难,让我们报之以笑。
对于轻佻的颂神者,朗诵又有何难。
在阳光明媚温熙的房间里
欢快和迷人会自行到来。

我的窗户超越腐朽和爱情,
情欲与悲哀如蜡遇火会消溶。
春风永驻的新路会相逢,
去掉沉重、晦暗和倦慵。


1908.


存档灵魂:

无 题


【俄】索洛古勃


我喜爱幻想,
和不存在物的迷狂
并把我软弱的灵魂向它献上,
我只偶尔过问俗务,
且对它冷漠而又荒疏,
在子夜时分的静谧之中,
青草在我脚下沙沙作响,
它们散发着浓郁的芬芳,
它们以令人疲倦的梦幻
和使人不安的幻想
报答恬静的月光。


1895.12.7.